富易堂

文学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文化 >> 文学 >> 正文
《新世说》之“卜者”
时间:2021-03-30     来源:汉江师院报      作者:罗耀松

父亲为无神论者,要求甚严,视道旁卜卦者,必不允许接近,故从小“敬”而远之。

初涉社会,年二十有余。某年,赴陕西咸阳公干,历始皇故都,又昭陵、乾陵、徐茂公墓、华清池,过杨贵妃墓等,与同游蒿目迭更,心有戚戚焉。

其时,有善游者言不可不往法门寺,誉为唐代“皇家寺庙”,更有地宫“乾坤”,可查风云际会、人文掌故,显达富贵者多趋之。余虽布衣,无富显之贵,热衷于文史,然对故旧、风闻掌故亦不曾排斥。然不料一时“好奇”,无端引来“卜相”故事。

法门寺乃陕西扶风县境,皇家古刹,汉唐尤甚。至于地宫,显露世人,业属意外。幽幽明明灯光里,人影幢幢,气息谨慎,语声低微,惶惶可怖。不几,见一玻璃罩中,有舍利数枚,旁曰只有一枚为释迦摩尼真身舍利,余者为影骨。传说释迦牟尼火化,留下数十粒真身舍利,传数十座天下名刹收藏,法门寺便是其一者。微弱灯光下,见一影骨中空,色泽微黄,而真身舍利者,其实作它处收藏,非显赫不能示之也。

出得法门寺,缓释郁结之气。见门口巨树之下,善卜者甚多,与他处甚异。其一有五十余岁男子高声曰:客来,与你相卜!见余转身欲走,又曰:与你免钱耳!

余自恃读书“甚广”,未曾信巫,更不惧“谶言神语”者,权当试之。卜者面部甚肃,上下左右前后,细细打量,口中似喃喃自语,大致是是非是,模棱两可。曰人生禁忌,曰出行方位,曰姻缘,曰风月,曰谋事。其中,曰谋事、出行忌西北者,余窃笑之,吾正(鄂)西北而来者。

人之信往来者,虽富贵显达、贫困交寒,亦难出其外。富贵显达者忧戚不能长久,贫困交寒者忧戚劳顿未可改变。亦有信者信之,非信者不信之。

囊昔,余年纪尚浅,愚钝少虑。幸得恩师提教,曰探陈思可究其道家渊渊由来,加之业畴武当,故多涉猎《周易》、老庄、冲虚之学。远近深浅,未敢言深得浸淫,不过窥窥一探而已。曾作《老子注读》,亦恐见笑于大方之家。

一日,应葛洲坝旅游集团之邀,为诸省会计师传武当之要,推却不成,专车远赴千里。白日游历,夜间听授,有邀谋道教养生之术也。会毕,男女数人依然盎然兴趣,索余卜其成人、童子之相,哭笑不得。虽极言道家之说,非卜相之事,众人不信,颇费口舌,无奈应付了事。

然中有一人,年五十上下,不顾余劳累尤甚,再三推却,然其态度甚坚。言其所困主司更迭,事业惨淡,祈脱困之方云云。咫尺扺掌,逾子时而去。

其实,世言“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无非趋利避害,自有其定数、变数,不必一定寻求“先知”。定数是一贯道理遵循,变数是勉勤是否坚持始终。切记命运、风水与德配位,困顿、迷惘唯读书明理可静心。人云命运掌握于己者,似是而非矣,实则二分有一。富贵、显达非己力可求,凡事则且宽、从长。范蠡云:

“时不至,不可强生也;事不究,不可强求也。”所言非是否?

(作者系文学院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