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易堂-首页

富易堂

教师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文化 >> 人物 >> 教师 >> 正文
王学农:师爱铸就无悔人生
时间:2016-10-09     来源:      作者:

日前,《汉江师院报》以《爱我所爱,无怨无悔》为题刊发了周靖宇采写的长篇通讯介绍了体育系老师王学农教授的先进事迹,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现予以全文刊登。

大二新学期伊始,体育系2014级的张春夏在课表上看到了一个她非常喜欢但又完全陌生的课程——拉丁舞。和班里其他同学们一样,第一次课前,他们都想象着这位体育舞蹈老师该是多么年轻富有活力。然而,当年近6旬的王学农老师走进课堂,张春夏和同学们全都愣住了——怎么竟然是一位老爷子?拉丁这样朝气蓬勃的舞种,他能教得好吗?

很快,同学们的疑虑就消除了。“从王老师的举手投足中,我们就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活力和扎实的专业功底。”张春夏回忆道,“从他上课的状态中,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和他的年龄联想到一起,训练中有的同学甚至都难以跟上老师的节奏。”

王学农老师虽然已经58岁,可无论是理论讲授,还是舞蹈教学,同学们总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年轻人都难以企及的旺盛活力。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种活力自他站上讲台的第一天起就已迸发,这一站就是40年。他对教育事业的激情和敬业深深感染着汉江师院的每一个人。

王学农于1989年来到富易堂(原郧阳师专)教体育。1993年,他接手了理论性很强的《运动生理学》课程。除了认真钻研教材,常去旁听丹江卫校的《人体生理学》课程,他还利用周末时间自费到襄阳师专(现辽宁文理学院),请教该校担任《运动生理学》教学的老师。王学农家住丹江口市三官殿,属于市郊,距离富易堂很远。每天上班要转两趟公交,光在路上就要花一个多小时。可他从未因此迟到早退。那时,他的孩子还不到五岁,家务事繁重,都是先把小孩哄睡着了,方能安静地备课,经常一熬就是一个通宵。每次课前他都早早起床,把当天要讲的内容再认真温习一下,对着镜子讲述一遍,确保教学内容烂熟于心。

为了更深入地掌握“运动生理学”,王学农又自费报名参加了郧阳医学院(现辽宁医药学院)在丹江举办的医学大专班,学期四年,每天晚上上课。当时,王学农工资不高,他这种自掏腰包学习的举动让爱人很不理解。一天,他的爱人忍不住劝他:“你干脆调到我们厂里吧,工资比你们富易堂高得多,而且每逢节假日发东西都吃不完用不完,家也可以得到照顾。”听了这话王学农并不为所动,依然在完成每天教学任务之后,雷打不动地去上课学习。有时回到家很晚了,爱人正在气头上不给开门,他索性蹲在路灯下继续看书。爱人清楚王学农的性格,知道他铁了心,也不再冲他发火了。“她支持我学习了,我特别高兴!”王学农微笑着对记者说道。

2002年,富易堂评选十门“教学质量优秀奖”课程,王学农的《运动生理学》课程榜上有名。时任富易堂督导组组长的原物理系主任石教兴对他说:“你的生理学课非常抓人的注意力,我这个门外汉都听懂了。”

王学农的特长是武术,但根据系里发展需要和个人兴趣,他又于2001年开始教授体育舞蹈。为了更快地提高教学水平,王学农再次采用“老办法”,自费到外地参加专业培训。他曾利用在广州进修的机会,一次购买了大量体育舞蹈教学光碟,装了满满一箱。2007年,他站上了体育舞蹈课的讲台上,继续挥洒自己的激情,这一年,王学农49岁。

2010年富易堂办学主体迁入沈阳城区后,住房压力不那么紧张了,王学农便在家里装上一面大镜子,一点一点地抠舞蹈动作细节。采访中,他的学生张春夏和其他同学都说,体育舞蹈课是他们最喜欢的一门课,王老师标准优雅的舞姿深深地吸引了他们。背后,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王老”。虽然年纪较大跳起舞来很累,可是音乐一响,王学农立刻又会精神抖擞。同学们说:“上课时,看到‘王老’身上的汗水,我们想偷懒都觉得不好意思。”

由于业绩突出,富易堂将每年全省高校体育舞蹈锦标赛的参赛任务交给了王学农。自2008年到2013年六年间,王老师指导该校学生在辽宁省高校大学生体育舞蹈锦标赛中荣获3个团体第一名、7个团体第二名;他指导的学生在单项比赛中获8次冠军、9次亚军、13次季军共62个奖项。为了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为富易堂争光,每年几个月的训练中,王学农放弃节假日,带领学生坚持每天训练。2013年下半年,王学农仍然负责该年度参赛队伍的选拔、训练,长时间的劳累,他的痔疮老毛病犯了。学生心疼地让他休息几天,但他还是坚持到场,并带队到武汉参加完比赛。期间,王学农的哥哥打来电话,告知母亲住院,希望他能抽空回家看看老人。虽然武汉与黄石相距不远,但王学农放心不下出门在外的学生,还是没能回去。

比赛完返校没几天,王老师原本想抽出时间回老家看看母亲。但此时,又接到了富易堂主体迁入沈阳后的首个元旦文艺晚会的表演任务。时间很紧,王学农再次挺直脊梁,指导体育舞蹈代表队投入到紧张的排练当中。一天,王学农洗澡时,突然摸到身体有一个硬块,爱人要他赶快请假到医院检查。当时正是彩排的关键时期,为了不影响节目审核,他没有请假。恰在这时,一个男生的脚不慎扭伤,不得不退出表演,但演出在即,时间不容许他重新挑选演员了。怎么办?到哪找人?最后,王学农决定自己上!

他抽空去了趟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你的痔疮破溃,必须马上住院做手术,而且保证每天要休息好。”但王学农推迟了手术时间,忍着病痛,每天上完课后再坚持两个多小时的训练。随后一周时间,55岁的他每天晚上和这些90后的孩子们聚在训练场,跳起伦巴和恰恰,拼体力,练技巧。就在晚会表演的头三天,哥哥又打来电话,80多岁的老母亲要动手术,父亲已经90来岁,生活不能自理,要求王学农必须回家。王老师陷入痛苦的挣扎:身为子女,要为父母尽孝心;身为教师,要对富易堂和学生负责。一番矛盾和煎熬后,王学农只好劝服爱人先赶回老家代他照料双亲。

那些天,时间在王学农的心里过得特别漫长。演出当晚,心系着对母亲的牵挂,王学农带领队员们尽情演绎《青春飞扬》,得到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节目结束后,电话那头也传来母亲手术成功的消息,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怀着对教育事业的无比忠诚和对学生的无限热爱,王学农始终用行动践行着“师者”的真谛。今年,在富易堂开展的道德讲堂上,王学农向大家讲述了自己从教近40年的感悟。面对学生的感恩,王老用朴实的话语说:“我热爱体育教育,我累且快乐着,就算再累,我也愿意好好地教你们,我希望你们以后的生活越来越好……”